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叶满地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系原创!

 
 
 

日志

 
 
关于我

平生唯有两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姐姐  

2013-03-13 10:5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姐姐走了已经一个月又十三天,这些日子里,我一直有意识地不去想一切和姐姐有关的事,因为我害怕触碰到我心底的痛苦。生老病死是生活和生存的常态,但姐姐的离去是我第一次最真切地体验到死亡的残酷无情。你亲眼目睹你至亲的人挣扎着却最终离你而去,人生的无奈莫此为极。

       姐姐和我出生在一个在当时非常闭塞的乡村。父母的善良和谨慎特别地传导在我姐姐的身上。姐姐或者在小时候因为某种可能并不严重的“过错”受到过母亲严厉的惩罚,以至在她今后的人生中养成了凡事忍让、谨慎不喜多事的个性。她在某个镇上读高中时有一个家境在当时很“富裕”的男同学喜欢她。可见年轻时姐姐还算得上是一个美人的吧。可当时我们“家境”不好,伯父被打成“反革命”,叔叔也不知什么罪名被关押过,我的父亲也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批斗”。在这种情形下,姐姐的“爱情”自然是昙花一现。毕业回家,姐姐好象便开始种田拿“工分”。还做过“民兵”,居然分到一条铮亮的带刺刀的钢枪。依姐姐的出身,能得参加民兵是件难以想象的事。或因她性格柔和深得村里人喜欢而又在村里年轻人中“文化最高”的缘故。那时姐姐应该是有很多“幻想”的,记得一回姐姐的一个女同学在乡村寂静的夜幕中充满逢勃青春气息跨进朝门通过斑驳古老的那棵桂花树前走进我家,点着一盏油灯,姐姐和她的同学坐在厅堂里的那张八仙桌边谈着天,我趴在桌上望着,不知她们谈什么,只感觉她们有时很热情,有时又幽幽地。父亲在外乡的粮站工作,一年大半时间不在家,而我跟着爷爷在樟树墩镇上读书。家里只姐姐和妈妈,在老家呆了几年后,父亲在他工作的一个村里给姐姐找了一个“民办老师”工作,于是妈妈和姐姐一并迁到那个叫洋里的地方,租住在附近的刘家村。随后我和爷爷也跟了过去。一个三十平米不到的偏房就是我的家。那时有顶职一说,但父亲老实,怎么也弄不来让姐姐“顶职的指标”。姐姐就一直在那个小学校做着民办老师。我考上万年师范时,她就用做民办老师的工资给我买了一块“庐山”牌手表。这好象也是姐姐一生中唯一单独送我的一件礼物?也就在做民办老师时,姐姐和我现在的姐夫恋爱了。再后来考取“正式老师”,恋爱结婚,磕磕碰碰,一直走到她生命的终结。

        我的姐姐非常善良,见到谁都客客气气。

        我的姐姐从不多事,对人对事,能让则让,能退则退。

       我的姐姐一生节俭,她已经“很有钱”了,但却从不舍得大把化钱。她很疼爱我的父母,但即使给她疼爱的俩位老人买东西衣物,也是本着实用原则,从不奢侈;对自己,亦是吝啬有加,不舍得多余付出。

       我的姐姐,你走了,在另一个世界你不用再如此谨慎忍让节俭有加!

       我的姐姐,在另一个世界你再没有弟弟,但如果有来世,我还愿意你做我的姐姐!

                                2013年3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