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叶满地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系原创!

 
 
 

日志

 
 
关于我

平生唯有两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网易考拉推荐

大江东去  

2012-11-02 20:1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就是一个内心十分渴望自由的人。而陌生的远方能让人的心灵毫无羁绊的享受和挥霍自由。于是我的心中便总有一个“远行”的愿望。恰浙江某公司发来邀请,要在宁波举办一个产品展示会,上个月十八号便和单位的技术员驾车前往宁波一路上我散漫地开着车,十一点多,很随机地便改变方向,从高速拐下,往浙江某个县城开去。具体是那个县,我竟已忘记。漫无目标地开到一个广场,把车停在那。和同事一起悠然地逛起街来。倒是刻意地想要逛一逛当地的“老街”的,一路寻去,在浙江这个我从未到过的县城的老街上,我看到了过去那个年代特有的景致:老妪在自家门前的街道上摆出自己一针一线织纳的鞋垫,还有自制的果饼;两旁茂密的法国梧桐散落一地黄叶,触动我满腹心事。不经意中,居然还看到当地的电视台就耸立在这条古朴的老街上!很想进去看看这里的同仁们他们的工作情况,但时近中午,这样唐突地打扰人家似乎不太好。逛累了,看到一家干净小面店,进去点了碗猪肝面。吃得我滋溜溜满身舒坦。吃饱喝足,重新上路,黄昏6点许,赶到宁波,对方热情有加,吃住全已安排妥当。晚饭,和公司老总对饮,俩人喝了一瓶葡萄酒。

       次日早上,问了河姆渡遗址路程,直奔这个举世闻名的中华古文明发源地而去。在这里,一对淳朴的摆渡夫妻让我看到了中华古文明在浙江人身上血脉延续。这对摆渡夫妻年龄应在30多岁。这样的年龄很容易学到社会上太多的“坏”东西和坏积习。特别是这样尚需为生活而忙累的人,他们往往更易朝着“堕落”的方向行进。去对岸河姆渡时,同船的有一对状似夫妻的年轻人,其中那年轻的女子说得一口流利地本地话,无疑是本地人,而另一个男子却讲普通话。猜想应该是和我们一样从某个“远方”来浙的。丈夫划船,妻子便过来收费,一人十元。不几,便到了岸边。河水清澈,可见未受到太多污染。这在工业比较发达的浙江很是难得。我是一个喜发思古之幽情的人,参观河姆渡,自然万分感慨这岁月沧桑,我在光影斑驳的显示屏里看到时光的遂道中布满了厚厚的苍苔。河姆渡的先人穿过千年的风尘赤条条活生生地站在我们这些参观者面前。人真是一个奇怪和矛盾的动物。比如我,一方面我很流连这块小河淙淙绿树成荫的河姆渡先人们生息的地方,一方面,我却又肯定吃不消这地方嗡嗡肆虐的蚊蝇。炊烟袅袅升起,在茂密的竹林深处,传来一阵古朴的竹笛声。在远古的河姆渡时期,就有这样一种类似于竹笛的乐器使我惊讶不已。

       渡河,仍是那对夫妻摇船过来接我们。由于游客并不多,这次船上只有我和同事俩个渡客。同事上船便自觉地掏出二十元递过去,让人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用带着浓重地方口音的普通话跟我们说:不用,来回一共十元!十元不多,但用多少个十元,我们可以买得来诚信!有这样诚信经商的浙江人,浙江焉有不发达之理!这确是值得我们江西人好好学习和深思的。

       离开河姆渡,本来打算去看一个在当地教书的同学的。向摆渡夫妻打听了一下路程,说不远,不料开车走了一个小时许,才到余姚县城,再给同学打电话,到他教书的地方还得要二十多分钟。这样一来回,再要赶回宁波参加下午的展示会时间已经来不及。只好和同事匆匆在县城边上吃了便饭,赶回宁波。晚上,想要探探宁波的风土人情,没在大会吃饭,和同事一路溜达,找了一家有地方特色的小海鲜餐馆,点了宁波的特色海鲜大海蟹和一盘由几种海鱼合在一起的大杂烩外加一个海鲜汤。细细品尝,煞是味道。在这远离古土家乡的陌生地方,我可以随性而为,可以完全抛弃往日在那个熟悉的小城必须保持的矜持。夜晚的宁波很宁静,没有一点都市的喧嚣,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很安静地走自己的路。真是有缘,不经意间我们居然又走到了宁波电视台边上!作为一个电视人,我对全国的同行抱有一种由衷的敬意。宁波电视台办的一档本土节目叫《来法讲啥西》。“讲啥西”的那个男主持通篇讲得是宁波本地话,加上拉家常式的叙述语气和地道的民生故事,很亲民,很通俗,很民生。是一档值得电视人学习的好节目。第一次到宁波时我就被这档节目吸引,这次来,在宁波的两个晚上我也都是看着《来法讲啥西》入睡的。

       某公司的老总非常热情,硬要邀请我们去杭州看看。到杭州,游西湖,吃杭帮菜。游西湖时遇一船夫,年纪不大,三十多岁,自称千岛湖人,和我一样,姓刘。这刘船夫蛮有意思,我们一上船,他就来了一句:你们说未来我们将走向何方?然后天南海北,说西湖的传说和美丽,以调侃的语气说中国式的腐败。刘船夫神秘地指着停靠在湖中的一艘大船告诉我们说这是专门为某某建造的,然后指着停在它边上的另一艘大船说:这艘船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上去的。你知道上去一次的最低消费是多少吗?至少一万以上!它也是专为那些大官大款建造的!每次开动,船上的窗帘都会拉上。因为上面的大官大款带了小秘在寻欢。我们也故意调侃,就说,那你现在赶紧把船靠过去,看看里面的“小秘”,也饱饱眼褔吧。刘船夫嘿嘿一笑,说:看来带眼镜的同志都不是什么好同志,我们这条船也是一条淫荡之船呀。我哈哈大笑:你我加在一起就是“二刘”,“二刘”在一起,哪有不“淫荡”的道理呀。说说笑笑间,船过三潭映月。三潭依旧,明月依旧,东坡何在?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大江东去,浪淘不尽的,是千百万你我这样的P民!

       2012年10月29日至11月2日晚断续而就。

       附:从浙江回来已经半个月许了,到现在才写这个“浙江行”,说明自己实在是过于懒散。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