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叶满地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系原创!

 
 
 

日志

 
 
关于我

平生唯有两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网易考拉推荐

独自上路  

2011-08-27 20:06: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握手。告别。有口无心地说着“再见”。送走《血战》剧组一行,我独自一人慢悠悠地往县城方向开。我的目标很明确:回到那个我生活工作的小城,继续那千遍一律的往复。我又好象毫无目标:我并不真想回到那座小城,我不知道我究竟要到那里去?

       那一瞬间,一种强烈的、独自上路的愿望骤然升起。

       我向往荒远的山野,而盘岭,就是这样一个好去处。于是,停车,拿起手机,拨通了万年S的电话。此时是下午2点20许,我驶过嘈杂的小城,朝寂静的远山开发。

       打开音乐,听《红尘有你》。这清美的女声和温柔的歌词很容易触动一个男人脆弱的神经。红尘有你,远行便不会寂寞,“孤独”便成了一种享受。

       对于盘岭,我似“情有独钟”。十几年前,我作为一名记者,曾到这“深山”中采访过一位名叫“老编”的浙江移民。也曾采访过山顶上的那所仅有俩个老师的“小学”。为此我在山中百姓家留宿过一晚。那所小学和我留宿过的小乡村我都已记不得名字,但它们留在我脑海中的映像却又殊为深刻。说是“学校”,其实就是山顶一幢孤零零的破瓦房,一老一少俩个教师和十几个孩子。那位老教师据说独自一人在那个小学教了十几年。独自一人,别说教书,就是呆在那儿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奉献”。那个小山村则在盘岭半山腰的一个山凹里。十几户人家,几乎完全保留着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状况。在村里保存完好的一块“风墙”上,当年方志敏红军宿营在村里时书写的标语尚清晰可辩。其中有一条标语很有意思,我至今记忆犹新。标语写得大意是:白军(也就是国民党军)士兵带枪来投诚,苏维埃负责为其娶老婆一个。那个时候我还很年轻,我因此可以想象那些跟我差不多年纪的红军战士们艰苦却充满向往的战斗生活。当年这小小的深山小村路旁溪边,无疑留下过他们匆忙或者闲适的足音,也留下了他们喁喁私语男女欢娱的身影。战争残酷,但情爱在任何时候都同样诱人。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红尘有你》,这人生才有向往,才有动力吧?创造出“发老婆”这个标语的红军同志,真是个“天才”,也一定是个对人生充满激情的人。人对男女情爱的憧憬和期待是与生俱来的。这条标语对年轻的士兵来说该具有多么大的诱惑呀!想必当年有不少国民党士兵会因此而投诚过来。另一个令我记忆深刻的是村民仍保留着的那种朴素的生活习惯。和他们一起坐在老乡家的大门口,听他们随意的聊天。山色葱茏,间或有缕缕炊烟飘起,间或地狗吠,还有倦鸟归林的啼鸣。我们盖的被子是村民特意浆洗过的,躺在被窝里,它独特的味道使我仿佛又回到了枕睡在奶奶身边的儿时。就连深夜同伴起来小解,那床头木尿桶特别的响声也让我觉得某种久违的亲切。

       原生态的朴素,应该是我们人性真正的需要。而太过的物欲,人与人交往的复杂矫作扼杀了这种朴素天性。我们因此常常莫明地对自己的现状生出一种“厌倦”。

       独自上路,是倦怠?是寻觅?是逃避?我并不清楚。但我知道:我需要一种清静。

       高高的盘岭虽然做通了柏油公路,但仍然人迹稀少,车无几辆。我缓缓行驶,那个驻留过的小山村依旧静卧在山凹里,只是多了很多的楼房;山顶上的那所小学已不见踪影,有两间民居楼房耸立在那里,这楼房里的小孩子,他们该到那里去上学呢?或许他们无需上学,他们可世代居于此,世代与山林为伴。即使不要下山,有这山林、溪水滋养,他们也还是能够很好地活下去。

       感谢S的热情陪伴,我见到了在万年师范读书时的仨位老同学徐燕麟、江荣太、刘传平。徐并在他的家乡裴梅镇最好的酒店里款待了我。徐似保有着某种至少是接近那种朴素的生存状况。二十多年里,他一直在他家乡的那所中学里教书。闲暇时他写字散步,他还象在学校读书时一样的阅读古文,并因此觉得宇宙博大、学问深奥和自己的缈小。我由衷地感叹他对生活的满足态度。我想:他可能也是我们师范同学里过得最轻松自然的一个吧。从席间他妻子的笑容和言谈里,我也感受到了他妻子的敦厚和自然。有妻如此,我的同学徐才不至陷于锱铢要较的境地吧。才能过着这种朴素自然的生活吧。可惜的是,江荣太同学放弃了原先在学校读书时写诗的爱好。那时,江常常在教室作诗至半夜,有时兴起,到了寝室,每每还会情不自禁地朗诵自己写就的诗作,以至惹得室友不满。年少的冲动激情,多么珍爱可贵。是否世事的沧桑无奈,让我的这位曾经热爱诗歌如痴如狂的老同学心生倦意而了无诗情了呢?

       老同学相见,本应该把酒言欢的,因开了车,我仅喝了一小杯啤酒,我的同学江和徐倒是喝了不少。席毕,已是晚七点多了。S及同学劝我歇一晚次日再走,可我却更想在夜色中行走山野。在苍茫的夜色中,独自在荒僻的深山中行驶,也许更能感受和领略到某种人生的况味?

       挥手作别S和同学江,行驶到盘岭山脚的时候,已是夜晚八点许了。远望盘岭沉没在一片黑呦呦的夜色中。我越行进它的腹地,越感受到它的肃穆庄严。我打开车窗听山风吹拂,山影重重叠叠没有穷尽,我希望我走不尽这大山,走不出这无边的夜色。。。。。

       2011年8月28日晚21时13分于家中书房。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