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叶满地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系原创!

 
 
 

日志

 
 
关于我

平生唯有两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网易考拉推荐

西草飘舞  

2011-04-15 21:3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有走到尽头的时候,就象一个人的死亡。
       走在去舅公家的田埂路上,隐约存于记忆中的那条小溪竟然还在,溪水仍旧清澈,溪里的“西草”也仍旧自由地飘舞。这是唯一能唤起我儿时美好回忆的事物了。这条田埂小路,是我儿时最喜欢走的路了。舅公家其实离我的老家大坝很近,那时因为人小,所以,便觉得这条路好远好远。我似乎跟着奶奶去舅公家的次数要多些,有时也跟着妈妈去。极少跟爸爸去。奶奶裹着一双小脚,那时或许因为我小,因而并不曾觉得奶奶走得慢。我却不是在走,而常常是“跑”。在我眼里,田野上的一切都充满新奇。我总是忍不住要跳进小溪里去拨弄那飘舞的“西草”,期望在那“西草”下面发现和捕捉到一些小生物。事实上,我在西草下面总能抓到一些小虾、螺丝什么的。捕捉这些东西,完全是出于一种莫明其妙的兴趣,而不是出于某种“目的”。没有目的,童稚的欢乐既在于此了。我常想:人长大了,为什么总不能快乐呢?是因为凡事都基于“目的”,凡事都建立在一种功利的基础上。为一个“目标”而活,其实,就是因“功利”而活。
       我一路提醒我的父亲和叔叔小心脚下,看清脚下的路。我自己却全没有心思来关注自己的脚下。我目光飘忽。我在寻找什么吗?我能寻找到什么呢?
       远远地,看见一个人朝我们迎来。虽然有三十多年没见面了,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个人是我的“舅爹”----我舅公的儿子!他伸出带着黑纱的手要帮我提装在塑料袋中的“纸钱”,我没让。只叫了声“舅爹”,便默默地跟着他往村里走去。父亲和叔叔也这样跟着。这个只有六七户人家的小村庄,除了多出一幢小楼外,村里的整个格局居然跟我小时候看到的一模一样,一点也不曾变。我慈爱勤劳的舅公透过一层薄薄的玻璃微笑地望着我,我接过父亲递过来的一只香,深深地向舅公鞠了个躬,轻轻地对老人家说了句:“舅公,你一路走好!”。我坐着,很久很久就那么注视着玻璃后面的舅公。屋里有点暗,舅公的这幢老屋虽然翻新了,原来用木头建造的房屋改造成现在用青砖建造,但还是那么低矮,因而也还是那么阴暗。我的勤劳一生的舅公,就是在这样阴暗而潮湿的矮屋里,渡过了他贫穷的一生。在中国,勤劳并不能致富,一代一代的中国农民压弯了脊樑却依旧潦倒一生!
       舅爹说:那天下午舅公还在地里种南瓜,半夜二点多自己感觉不行,叫舅爹,不到十分钟就去了。
       我的舅公姓王,名树成,在这嘈杂的人世活了整整九十年!
       我感觉到压抑。我于是走出屋子,朝门前的那条小河走去。。。。。
       青石铺就的洗衣埠还在。有谁知道:它送走了多少綄衣女?送走了多少象我舅公一样清晨黄昏挑着水桶劳作不息的汉子?
                                                 2011年4月15日晚21点31分于书房。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