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叶满地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系原创!

 
 
 

日志

 
 
关于我

平生唯有两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伯母  

2010-10-24 19:0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伯母 - 秋叶满地 - 秋叶满地的博客

 

我没有想到我的伯母会这么匆忙地离开这个世界。

我最后一次-――其实也是我离开家乡十多年后第一次见到她老人家是去年过年的初四。因为老家的一个亲友过生日,我的母亲到老家去贺岁。初四我去接母亲,在告别时,伯母匆匆赶来,当时的情景我在旧作《老家》中曾有描述:

“我的伯母----那个当年象壮男一样力可挑满满两大木桶水、可从一里外的大田里一口气挑回大萝满满一担谷子的女人;那个为了面子,满口唾味、口若悬河、拍手跳脚、嗓门震天和人相骂的女人,当她也气喘嘘嘘把十几个用塑料袋扎好的鸡蛋送到我跟前的时候,我看到她满头的银发在风中飘舞,那老樟树皮一般深深浅浅的沟壑布满了她的脸.她喃喃地只对我妈妈说了句:想我们的时候、没事的时候多回来看看,眼睛就红了,眼角淌出了泪花。”

当时告别时,除了感觉伯母有点不舍我们离开外,我并没有觉得她的身体有什么异样,事实上看起来她非常地健康。可一年不到,我就听到了她的死讯。回想去年分别时的情景和她所说的那些话,或许我的伯母―――这个在人世历尽苦难的女人,当时她就对自己不久于人世有了某种预感了吗?从伯母当时的状态来看,伯母应是非常留恋这个人世的吧?应是非常留恋这个人世上她的亲人的。

伯母一生要强,可是命运多桀,从来也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我的伯伯少时残疾,一条腿瘸了,干不得重活。只能靠做裁逢挣点钱贴补家用。靠伯伯做裁逢这点收入要想养活家中大大小小五六个孩子殊无可能,家里家外,只有靠伯母打点操持。伯母象男人一样下地干活,她长得高高大大的,幸好有一身蛮力,一般男劳力能干的活她都能干而且不逊于男人。但在乡村里,家里没有一个顶事的男人,总难免被人欺侮,由此伯母常常和村里那些耍横的人干架。我小时候就不止一次看到过伯母跟人吵架的情形。她那可怕的样子在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子。其实小时候我也听说过我的伯伯曾经有过一段“辉煌”,在“土改”或者别的什么时候,伯伯挂过“驳壳枪”,是个“干部”,那时的伯伯在我们那个闭塞的山村应该很是威风了。或许就是这个“威风”得罪了村里不少人,到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伯伯,还有他的俩个弟弟亦即我的父亲和叔叔,都被村里人贴了“大字报”,最终被打成了“反革命”。伯伯和我的叔叔还被关进大牢,我的父亲也不能幸免,一次次成为单位上的批斗对象,差点被开除公职谴送回乡。到“平反”以后,我父亲和叔叔便一直在外工作,而伯伯,却不知什么原因再也没有离开过故乡。伯伯身体的残疾和头上“反革命”的帽子使伯母倍受牵累。在那样极其艰难的岁月里,伯母这个目不识丁的农村女性以超乎寻常的艰韧支撑着风雨飘摇的家,直到伯伯平反昭雪,直到儿女长大成家。可惜伯母的磨难并没有结束,在日子稍稍有所转机的时候,她的大女儿,我的那个长得很挺俊的堂姐却又横生枝节,毁了自己,也在她的母亲、我的伯母心上恨恨地剜了一刀。

上世纪七十年代,堂姐在建设连胜厂的工地上做小工,认识了一个来自丰城的“包工头”,俩人相恋结婚。堂姐远嫁,随后跟男人一起到南昌等地打拼,挣了不少钱,也生了儿子。生活美满幸福。时常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老家看望伯伯和伯母,让村里人很是羡慕。可好景不长,堂姐不知何故,竟然跟另一个男人好上了。我听大人说那个男人没有正当工作,是个“小白脸”,在堂姐那里骗了不少钱。堂姐的丈夫多次劝说无效,最后俩人离了婚。不几年,堂姐分得的一点钱便被那个“小白脸”尽数化光,小白脸也就此消失,不知去向。堂姐从此变得恍惚,神志不是很清楚。伯伯伯母受此打击,人一下子苍老许多,又几年,伯伯便在抑郁中过世了。伯母渐渐老去,做不动体力活,又没有一分钱的收入,只能靠俩个儿子抚养。我零零散散地听到老家的亲戚说起我的俩个堂兄弟并不能完全尽到赡养的责任,除了吃得米外,油盐等多半还得靠伯母自己养些鸡鸭生蛋卖点钱解决。甚至住的老屋瓦破椽裂,也久久不得修缮。伯母孤独地守着那破败的老屋,守着她曾青春的残缺回忆,守着她风烛残年对亲情的留恋和渴望。。。。。在冷冷清清地过完她八十岁生日一个多月后,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她眷恋的故土亲人。

在《老家》的结尾处我这样写道:“妈妈此时也把脸转向了一边,她或许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不敢再多看一眼她的日渐衰老的老姐和我的这个伯母、她的妯娌了吧?!

    在车子渐行渐远的时候,我透过后车窗看到:其他亲戚都已散去,而两位老人还在寒风中久久地站立着。。。。。

老家,我的故乡!你原是垂垂老人用对生命的无限眷恋和故土情深支撑起来的在外游子永远的精神家园!”

一语成谶,老家依旧,垂垂老人我伯母的生命却已袅袅成烟。

 

附:我是上周五得到伯母过世的消息的。我不知道我伯母的名字,我只知道今生我有这样一个命运不济的伯母。谨以此文聊作记念。

 

 

 

               2010年10月24日晚18时56分于家中书房。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