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叶满地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系原创!

 
 
 

日志

 
 
关于我

平生唯有两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网易考拉推荐

远去的古镇  

2010-05-13 13:5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去的古镇

                 

                               渐渐远去的不止是古镇,还有我们的灵魂

                                                                                                            ---题记

 

 

 11号到南昌开会。本来这个会可去可不去的,自己想出去散散心,放松一下,便还是去了。这是一个高新设备展示会,在现场领略了那些新开发的新产品,确实很方便实用。我们单位上的那些设备多已陈旧老化,需要更新换代。但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如果全部更换,单靠单位自身,一下子是绝无可能有这个财力。而县财政也很紧张,也不太可能让我们一次到位购买这么多的设备。看来,还得逐渐升级,一步一步来。

会议期间,和婺源的C聊了很多关于部门工作上的事。他们和上面的主管部门也同样存在着某些矛盾,并且,这些矛盾也同样多为人为,并对工作造成了一些不利影响。这不是个人与个人之间、或者领导与领导之间的矛盾,这是我们的体制造成的。在这样的体制下,领导的权力和这个权力所应该取得的工作绩效剥离。组织上赋予某个人权力,任命他为某一级的领导,但却不考核这个领导使用这个权力应该取得那些工作成绩。出了问题不追责,没有成绩也没关系。久而久之,便容易形成“混官”的风气。

12日早上,离开南昌。同行的F想去龙虎山看看。我提议说去龙虎山怕是时间来不及,还是去上清古镇,那里山清水秀,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值得一看。

上清古镇是我读唐诗宋词中想象里的一个美好片段。差不多二十年前吧?那时我刚从一个中专学校毕业,少年莽撞,约了一个同学J,在最炎热的七月假期里,俩人带上水壶、草帽等,骑车远行,要到一个名叫“耳口”的地方去看一个中专同学。我们计划顺路旅行的第一个地方便是上清古镇。这个《水浒传》第一回里就生动描绘过的千年古镇一直萦回在我的梦幻里,此次骑车远行,也是希望能更方便地去我们想要去的地方。那时的公路还都是沙土路,我们一路骑行一路问,直到下午黄昏时我们才到了上清。这个梦里的千年古镇静静歇息在葱郁的群山里。镇前一条泸溪,在夕阳下泛起金色的波纹。古镇了无游人,当地的居民悠闲自在,竟然还有坐在板屋门前纳鞋的老妪。古老的码埠有仨俩个洗菜的村妇和幼童嬉戏打闹,我站在浅水,脚下可见游鱼倏忽飘过,沿河还保留着很多吊脚楼,高高的木柱插在水里,撑托着浮船一样的木屋。木屋临水一边都建有窄小的阳台,应是方便来往船客购物或青楼女子招呼泸溪船中男子的吧?我在沈从文的散文中看到过他描写湘西阮水一带风物的记载,其中写到的吊脚楼亦是如此,只不过他书中写到的阮水一带的吊脚楼,临水一边开的不是阳台,而是一格格的窗户。来往船工或船客,若是想要购物而又不愿上岸,那就可以把船靠近吊脚楼,冲楼上喊要什么什么,楼上有人便会将所需的东西,放在一个竹蓝里,用一根长长的绳子吊下任你取用。取用的人再将购物所需的钱放在竹蓝里,拉拉绳子或再冲楼上喊一句,楼上人吊回竹蓝,一桩交易便算完成。吊脚楼上的青楼女子一般并不露面,多是在船队集中休息时,吊嗓歌唱,以吸引船客。其中又有不少船工有自己固定的“相好”,每每在约定的某日,把一月里辛苦的积蓄,交到相爱的女子手中。在这样的“交易”中,常常也有粗野浪荡的叫骂声从幽幽的河面上划过,但这并不会有人在意,人们照旧该怎么着还怎么着。敢爱敢恨,乐生不惧死,这正是湘西骠悍的民风。上清的吊脚楼想必也有这样的购物交易功能,但是不是有青楼女子临溪唱歌这样的功用?我没好意思问当地的居民。但想来应该是有的。当年的古镇非常繁华,泸溪船运如蚁不息。那一个个保存完好的码埠上,人来人往踩踏出的痕迹便是繁华岁月的历史见证。略略不同湘西吊脚楼临水一边开窗,而我们上清古镇临水一边做得却是敞开的阳台,这是否可以表明:这儿的女子,甚至比以骠悍著称的湘西人还更见大胆和开放?

流连在古镇,不知不觉天色便很晚了。我和同学在古镇一家小饭馆匆匆地吃了晚饭,然后继续赶路。在苍茫的夜色里,在山野不时传来的那些不知名的野兽毛骨悚然地叫声中,我和同学俩人跋山涉水,或扛或推,折腾到夜半时分,才到达那个名叫“耳口”的偏僻山乡。

这是一次艰苦的旅行,却在我人生旅途留下了一段风华少年难以忘怀的美丽。这样的美丽,即使在时过二十年后,于我还是这样的亲切和清晰。如今我再一次踏上古镇,我没有去天师府,我只想再到泸溪去寻找我当年的记忆。泸溪河水依旧潺潺不息,清澈见底,只可惜,在那一个个古老的码埠,我已看不见一座吊脚楼,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根粗大的水泥圆柱支撑起的楼房,还有不少的下水管道通入泸溪,有的地方还有污水,直接从这码埠上流入泸溪。站在码埠上,我甚至能清楚地闻到这些污水散发出的异味。

这个我常常把它嵌入唐诗宋词里的古镇,这个我记忆深处古老淳厚的古镇,它那古朴民风,那千年古韵,都已渐渐地远去,渐渐地随风飘散。。。。。。

2010513中午1350  办公室。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