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叶满地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系原创!

 
 
 

日志

 
 
关于我

平生唯有两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一个可怜的父亲  

2010-03-31 20:28: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可怜的父亲

 

  上午上班后,一个瘦瘦的男人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土布包来到我的办公室,怯生生的,走到我跟前,以很小的声音对我说:“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想请你们帮帮忙。”问有什么事。说是儿子得了一种病,家里没钱看了。这样的事我遇到好几起了,我便让他到大办公室去说。过了一会,高中同学仇细仔忽然来了,他对外面喊:“过来呔”。那个瘦瘦的无精打采的怯生生的男人又来到了我的跟前。仇简单地跟我说了一下情况:这个男人姓刘,是他的远方亲戚。住在极偏僻的山里。有俩儿子,大儿子去年从大学毕业,二儿子还在重庆某大学读大二。大儿子刚毕业不久,便得了一种“脑病”,看了好多钱,家里已因此穷得叮当响。这个做父亲的没有办法,正准备叫他二儿子退学打工,以挣钱给大儿子看病。。。。。。说完叫那个已没有一点精神、我感觉说话都很费力的男人把那些写好的材料给我看。这个男人从包里拿出一摞材料来。我略略地看了一下,知道了大概:他的大儿子二十五岁,去年从山东科技大学毕业,还没来得及找到工作,便得了一种难治的类似于脑炎的重病。现正在上海救治。医生说这种病死亡率极高,但也有治好的希望。要治疗,所需费用要近二十万元。这对于一个农民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数字,东挪西借也无法凑齐这么多钱。作为一个父亲,虽然明知力不从心,却不忍看着自己的儿子活活地等死,想尽一切办法筹钱,极力想挽救儿子的生命。他带着无尽哀伤几乎要哭出来的腔调对我说:“我真是没有办法了,又不能去偷、去抢,我只有到处借。借又借不到。我打工也攒不到几个钱。就想叫小崽转来。也读不起了。呃寒读地起呀。”我望着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心里感到一阵痛楚。天气并不冷,他却穿了好几件衣服,他的脸色很差,白得吓人,几无一点血色。显是营养不良造成的。我和仇叫了好几次让他坐,但他却一直站着,没有坐。也许,因为儿子的病,他深深地感觉到了自己作为一个父亲的无力和无用,内心深处因此充满了卑微。我叫来一个同事,让他帮忙为这个无助的男人向社会呼吁一下,但同时我不得不告诉他:这可能并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他还是连说“谢谢!谢谢!”和我的同事走了。

  仇告诉我:是他劝阻不让他把小儿子叫回来的。因为大儿子的病,他这个亲戚已经有点艨里朦艟了,老是在那里发呆,不晓得自己要做么里。仇说,我对他讲,现在你大儿子已经这样了,小儿子好不容易上了大二,你不要再给小儿子增加压力了。大儿子能看到怎样是怎样。不要再毁了小儿子。我的同学仇讲得当然在理,可话是这么说,这个突如其来的灾难却无疑会象一座山一样的压在这个家庭每个成员的心上。想来他那个在重庆读大学的小儿子,心里也一定背负着极沉重的生活和心理上的重负的吧!一个山里农民的孩子,他在这样的重压面前会是怎样的无奈呀!而那个躺在上海病床上的大儿子,他也心知自己家里的状况,他又会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在死亡线上作着最后的挣扎呢!我真不知道在我们中国最底层的这些农民及其子弟们,一旦遭遇了这样重大的不幸,他们如何有能力来面对这个悲惨的命运?

  到了十一点半多,我的同事了解完了情况,做好了记录。这个不幸的父亲怯怯地对我和我同学说:“到我姐姐家去吃点饭吧。”我知道这是山里人的纯朴,你为他做了一点事,他们总是想回报你一些什么。我倒想请这个可怜的父亲和我们一起去吃饭,我的同学也叫他和我们一起去吃点饭,可他不肯。他拎着他那个大包,慢慢地走了。。。。。

  2010年3月31日晚19点42分于书房。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